Sunday, April 6, 2008

四月好天氣


天氣大好,連續多少個陰雨霏霏之後。陰雨天也不必然憂鬱難熬,大可另有一番看雨之情趣;但一陰一晴,一收一放,還是於人襯映出不同的情緒。我們又怎麼去高舉(現代)人獨立於自然界的旗幟。

木棉英雄才落了一地,邊上卻已是嫩綠嬌紅了。一般人看花兒怒放,多少都能覺著點兒開懷喜悅,一向也以此為人之常情。知悉崔玖教授的花精治療,才從花兒能釋放正能量的角度理解人之愛花,這也就是現在比較多人討論的信息治療。信息治療,也不過是一個比較容易為現代知識體系所理解的名稱罷了,其實在西方現代醫學以外,遍存於好些所謂「落後」文化。

自己比較熟悉的,就是針灸。據醫師所言,針灸治療的原理,是把信息傳遞到受傷、受損的身體部位,把她喚醒,激發其自行修復的能力 說到底還是看患者自己還有多少存貨,也應該就是元氣了。下針,也就是發出信息,因涉及能量傳遞,所以醫者本身的能量、修為也就對治療效果有著很大的影響。以前每次醫師在我身上施針,我總想起「庖丁解牛」,哈,雖不盡貼切,但也是一刻能量之歸合,無分彼此。

信息世界,該是我們如今確認的三維世界以外的向度,現代科學實證不了,即認其謬,或曰迷信。南懷瑾老先生有趣,在某次講座上,稱以目前科學發展的速度,在不久的未來應能發明出能照見靈魂/鬼魂的照相機。哈,誰知道呢,兩百年前,設想當下的人手一機,也同屬不可思議吧﹗

這個暫且不管。但只要省思自身,也就很難去否認自己為物質與能量的相互構成吧。神哀則自是傷身,這不必科學驗證,只要多做幾年人就都有所體會的。所以吃藥打針這些物質層面的介入,並不時時都能全功而回,因為沒有觸及精神的層面。但藥物也好、信息也好,治療的根本還在患者本身︰是否願意、是否能夠改變那個促成病患的身心環境。但這個要改變,卻是非常難。

先從物質說起。我最近看中醫調理身體,醫師吩咐必須戒口,什麼甜酸辣辛、奶油芝士巧克力一應從日常消失;另外,因我從小就胃病,醫師更特別吩咐少吃麵麥類,那會增加濕熱,而且東方人的體質,本就不是天天吃麵包的。於是如今一天三餐食飯(多糙米),一個多月下來反倒輕了幾磅。要戒口,我自己倒沒什麼,反而是老爸成天嚷嚷 他是督信現代科學的 說這怎麼可以,這樣子怎麼夠營養。

對,許多病應該都是營養問題。但並非不夠,而往往是過盛。一個都市人從小奶粉奶酪雞鴨牛羊山珍海味吃下來,又時常滯而不動,是很容易吃出毛病來的。其實,雖說有一大堆東西我不能吃,但並不代表我沒有東西可吃;在能吃的菜單上,還是能有所選擇,只是相對我們習以為常的選擇,少了(或說單調了)許多而已。但關鍵的問題是,我們身體真正需要的,又是多少呢?把基本的吃,擴張到消費活動,又是否沒有附加成本呢?

戒口,說到底,就是改變體質。我感覺那像是把電腦重新format一次那樣,從頭再來。但reformatting並不只是簡單地吃什麼不吃什麼,涉及的往往是整個家庭的飲食、購買,乃至作息習慣,也就觸及了生活的基本組成。若家庭成員不相互配合,就很難堅持(對此,真要特別感謝爸媽,也因而甚少在外用餐)。因此改變體質並不如看起來那般容易,尤其還時時要抵禦生活中無孔不入的美食廣告誘惑。

健康的法門,飲食運動居要,人人皆知,卻永遠知易行難。親戚中一些長輩,這些年身體不好,也知道做運動什麼的重要,卻就是沒辦法改變生活習慣,寧願吃西藥說是方便。

所以初遇habitus這個字,即有如棒喝,久居豈不慣而成性﹗那個慣性住在我們身上,成了我們本身。禪師說人每一刻都可以start anew,其實也就是放下,卻實在何其難。從這個意思上來看,突破慣性毋寧是放棄(一個錯認的)自我,其難度大概虛竹破棋局下的那一子「死而後生」可比擬。這一層的探究其實也就進入了物質以外的層面。要從精神面貌上求變,比起體質的改變,自當更困難。要改變思維方式(或不固執於既有思維),看來還是要從語言結構入手,那需要的是pick up一套全新的語言。願意那樣做,又能做得到,也就脫胎換骨了。難。

(在此岔開一筆。讀當代西方一些思想理論,讀著,常使我有差不多就要和東方思想接上的感覺,但那一紙之隔卻任的難以捅破,眼看差一點兒就要碰上,卻又馬上拐彎兒了。舉個例子,哈伯馬斯倡議異見各方應通過溝通解決歧見,而基礎是一種self-less consciousness,繼而從對方的角度(interrelatedness)理解其言行,而盼能最終達成共識;我一看就想那不即是「無我」而「慈悲」的進路麼,而他的思路也明顯走到這一步,卻是馬上打住,稱不要落入oriental mysticism)

於是,也就有了那麼多的時候,明知什麼是對卻不能遵從,明知什麼是錯卻無可避免,彷彿有一種更大的什麼意志,使人世朝著某個方向而去。這跟命運一說有點不同,命運,一般情況下人是無所知悉的;現在談的,卻是在有意識的層面,明知車子朝山邊撞過去,卻也無法扭轉方向盤。

那麼,世界又是因何而起變呢?或更準確地問,人類世界又是因何而變化/轉化呢?人體驗了何種程度的agency?或問,還是什麼東西的agent

匆匆到人世走一遭,能帶走答案嗎?


「數學」試題發下來,全卷密碼一般,對我而()言。但管它呢,先把太陽曬個透再說﹗

4 comments:

Male said...

Love this article and of course the beautiful pictures you captured as well!

:)

熊一豆 said...

Male,你也該多去公園走走﹗
話時話,看起來還真不太像樓下那個公園哩

Male said...

"該多去公園走走!" Oh yes, one bean, you are absolutely right, the weather is just very well these days. I see you downstairs.

I'm joking. Don't take my words seriously. :)

Anonymous said...

於是,也就有了那麼多的時候,明知什麼是對卻不能遵從,明知什麼是錯卻無可避免,彷彿有一種更大的什麼意志,使人世朝著某個方向而去。這跟命運一說有點不同,命運,一般情況下人是無所知悉的;現在談的,卻是在有意識的層面,明知車子朝山邊撞過去,卻也無法扭轉方向盤。
. . . . . . .. .

說得真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