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September 22, 2008

為何要容忍非零容忍


香港明天將刊憲,把三聚氰胺列為有害物質,日後若於食品中驗出此物質,其製造商將被檢控。

不過,大家必須留意,條例並非訂明對食物中三聚氰胺含量作零容忍,而是不可超標。那個標準,根據外國數據釐定。

所以,大家必須明白,我們過去並非沒有攝取過三聚氰胺,日後亦會繼續攝取,只是攝取量不足以在極短時間內使食用者患腎結石而已。

早上聽電台節目,一位聽眾致電烽煙,稱是蒙牛的粉絲,每天必喝,買起來是一箱箱地買。結果五年內二患腎結石,之前絕沒想過其病患極可能與喝奶有關。

為什麼不可能零容忍呢?嗯,哦哦,嗯嗯,因為生產過程中無可避免。土地要施化肥,農地要灑殺蟲劑,牛在有三聚氰胺的土地上活動、吃帶三聚氰胺的飼料,嗯嗯哦哦,還有生產過程涉及的其他物料如器皿、包裝等,也會把所含的三聚氰胺「飄移」至食物----食物安全中心助理署長陳漢儀的確用了「飄移」這個技術字眼,令人印象深刻。

一句到尾,我們進食三聚氰胺是食物鏈的一環,無可避免的,總之,唔係即食即死就已經算係安全。

愛吃奶製品以及不愛吃奶製品的朋友(沒有太大區別,當一個叮噹紅豆餅和喳咋都其實包含奶製品),那麼到底我們過去在慢性進食什麼呢?

維基是這樣解釋的︰

三聚氰胺(化學式:C3H6N6),俗稱密胺、蛋白精,IUPAC命名為「1,3,5-三氨基-2,4,6-三嗪」,是一種三嗪類含氮雜環有機化合物,被用作化工原料。它是白色單斜晶體,幾乎無味,微溶於水(3.1g/L常溫),可溶於甲醇、甲醛、乙酸、熱乙二醇、甘油、吡啶等,具毒性,不可用於食品加工或食品添加物。

這裏我們再次遭遇各種說法的裂縫。

在化學的領域,言正辭嚴警告此物質的毒性,不得入口;但於現實運作中,儘管直接添加是不獲准許的,但卻接受其「飄移」。(令人想起古裝劇皇上經常彰顯寬容的例句︰不知者不罪)

當然,不只是三聚氰胺,其他什麼孔雀石綠、蘇丹紅等,應該都是不超標就算,概非絕對禁止的。

長期、慢性食用不超標的以上各種化學物質,又會導致什麼後果呢?
那不叫後果,那叫慢性病,或絕症。貴客自理,自求多福。

為什麼不能要求零容忍呢?為什麼不能以人的健康為基點呢?為什麼不能從而要求每一個生產環節都以此為目標進行整頓呢?為什麼?

「外國都係咁」。實在是一個太正確太就手太笑中有淚太中國人的答案。

神五神六如今神七都快飛天了,連那個百年奧運夢都反天覆地地圓了;卻是,怎麼最本份的安身立命倒反而比登天更難了呢。

面子比肚子重要,固然是,也當然由於面子逞的是一時之強,而肚子的事則求運勁要細水長流。當然更重要是,要人放棄慣取利益,確是比太空漫步還難。

哪天國人大喊要圓個「身心健康平衡」夢、超英趕美地對食物含毒量要求零容忍,我也必以國為傲。

不過發夢前,還是先呼籲國人︰戒奶吧。
***********************************************

毒物不超標的食品生產商,合該從利潤撥出部份作醫療基金。醫療融資,該先融他們吧。

Saturday, September 20, 2008

家好月圓︰擠暗瘡的快感

入屋的大眾娛樂總在嘟嚷親情之可貴。下午《真情》晚上《家好月圓》,相隔十數年跨過一世紀,仍是同一藝人領唱同一曲「點都唔可以俾頭家散」。不過,從善姨到荷媽,有對位也有變奏。

恆常不變是單一模式的一再重複。雖然同為「忍─瞞─爆」三步曲,但駕馭的情緒各異。處境劇容許不斷加入新角色,於是《真情》中忍/瞞的因由較多元,而各種衝突最終瞞不下去爆煲,總反高潮成為大和解始端,一再重申「一家人應該開心見誠」的倫理觀。

《家》劇則去除婆媽而更見單一集中。忍的肇端總是奸人陷害,瞞是為大局(一家人)著想,爆則是忍無可忍、揚開奸人臭屎大平反。對「含冤─平反」此一情緒起伏的拿捏,《家》劇採取速戰速決。禮拜頭開始忍,禮拜尾就爆大鑊,讓受眾湧起的義憤能得適時引爆、報復欲望償願。一個大奸計緊接一個,畫出來是接連起伏的弧線圖;觀者湧動的情緒累積再累積,最後「啪」一聲隨巴掌爆開來,是旁觀他人折墮之亢奮。這種快速情緒消費的模式,有別於過往對「含冤─平反」的推延處理,讓都市人在日常蒼白的疲憊之後,能享有微不足道的擠暗瘡快感。生完再擠,擠完再生,過足癮。

在此暗瘡循環中,「萬事以家庭為重」亦不過屬聊供表演的戲碼。演與戲本不兩分,但在《家》劇前者常有衝脫後者獨立之勢。姐級人馬大鬥演技固可脫離劇情獨立成折子戲,還有那例牌的忽然歌舞、扮嘢、爛gag、打鬧群戲,活脫是EYT還魂劇集組。

公仔箱內外的「家庭」有多少對位與變奏,即食情緒消費模式可會轉戰現實生活,我不知道。但有一點可肯定,現實中求盼「家好月圓」必是一齣不受追捧的冷板戲,尤其當家庭團聚是一種需要自我辯解的權利,並隨時可淪為政治籌碼。

秋涼添一份心是淡淡的愁。月竟那般圓,人又怎得忘憂。謹祝願所有分隔兩地的家庭,早日團圓。

(刊於9月14日明報)

*套劇真係濃味到哩好一大煲已分不出是魚是蝦的冬蔭公。
**********************************************************
加映

港台︰我是香港人(邱禮濤導演)

Wednesday, September 17, 2008

知識型經濟︰國產凌凌漆


其實,我們就是活在國產凌凌漆的現實中。

表面上,呢個係一個蘇刨,實際上,佢係一個風筒。
表面上,呢啲係頭髮碎,實質上,係豉油,可以要黎點大包。
表面上,呢個係一張紙皮,實質上,係一百隻菜肉包。
表面上,佢哋係CEO,實質上,佢哋係科學家、生化專家。
表面上是為錢,實質上,也是為錢。

奶粉毒禍,六千多名腎石兒童,應該都不過是個倒敘的始端。新聞引述說,其實從2005年開始就已經往牛奶中添加三聚氰胺。指的該是三鹿牌吧,但這個年份是如何得知的呢?是如今被捕的人招供嗎?那些人又到底是在哪個程序下的手?涉事的到底包括哪些人?這些仍舊全無答案,含含糊糊。

從而今二十多個品牌均含三聚氰胺看來,那根本就已成了中國奶粉的行規。不過,僅止於奶粉嗎?

去年美國寵物糧食出事,源頭在於從中國輸入的原材料麵筋含三聚氰胺,同樣為的在蛋白質檢驗中能蒙混過關。

那麼,通過抽驗氮來檢測蛋白質含量的食品,又豈只奶粉和麵筋。再者,奶和麵筋本身又是其他更多食品的原材料。所以有理由相信,有問題的食品,遠比目前公布的要多與範圍深廣。

差別恐怕只在三聚氰胺份量的多寡,是慢性還急性中毒。

既然電視新聞報道三鹿自2005年就已在牛奶加添工業用化學品,那麼可見得,我們吸食三聚氰胺,根本已是生活恆常(這個年份,還很可能只是保守估計)。去年美國貓狗大批死亡,今年中國嬰兒腎結石,應該是那些人一下下手重了,才得以揭發事件。

接下來是一眾問號︰還有多少其他食物是被添加了三聚氰胺未被發現呢?現在談的只是嬰兒奶粉,那麼小童、成人奶粉呢?除了三聚氰胺,還有沒有其他未被發現的、為了蒙混其他檢測的化學品呢?

每一件made in China的製品,拿到面前都令人產生國產凌凌漆的疑惑。不過,那絕不是一部笑片。

經此一役,可會使人對純然的minimize cost和maximize profit的金科玉律有一點不同的想法,從而重新評估本土生產的重要,尤其食品一環?

商家佬唯利是圖(其實已堪稱謀財害命)固然可恨,但那些扮客觀科學的言論,不見得就少了可惡。

「食環署指出,根據美國 食品及藥物管理局標準,「三聚氰胺」的安全參考值(即每日可容忍攝入量)為每日每公斤體重0.63毫克。一個60公斤重成人,每天要吃多於2.5公斤雪條(即多於22支),其三聚氰胺攝入量才超過安全標準;一個30公斤重的孩童,每天要吃多於1.25公斤雪條(即多於11支)才算超標。在一般食用情况下,不會對健康構成重大影響。」

食環署這種發言的立場,算是什麼,安撫市民嗎?還是認為照吃無妨?簡直狗屁。

類似的言論,每一次發現什麼毒物,都可以再聽一次。科學家們語氣平淡,顯得各位街坊未免大驚小怪。對,食環署引用的美國數據應該是準確的─假如一個成年人每天只吃雪條(或單一其他任何有毒食品)的話。

只可惜,我們並不生活在真空,成人除了會吃到三聚氰胺雪條,還會飲東江水,還有機會吸取孔雀石綠、蘇丹紅、各類重金屬,呼吸大量煙霞。有沒有哪位不太天真的科學家可以弄一個每天綜合毒物吸收量的數據表來看看?就好像計算卡路里那樣,讓食用者自行分配每天的毒素quota?﹗

而退夠一百步,別忘了環境中本就多有三聚氰胺,於化肥、於殺蟲劑、於土壤、於XX。那個美國標準,把這些算進去了沒算?

這種目中無人的客觀科學,倒進馬桶沖掉算了。

讓一部份人先富起來,讓另一部份人先去死。


相關︰為何要容忍非零容忍

Friday, September 12, 2008

有趣



(1)
很喜歡康文署這款禁煲蠟海報。內容非常豐富。單「Wax burning is an offence Don't get burnt」一句並置的嚴厲與忽然關懷,固中變臉與張力就已教讀者措手不及。還有,演出者也很賣力,造手和表情都應記一功。硬線條的身體語言、制服和滅火筒這些道具,與家庭樂的畫面實在形成太強烈的反差,呼之欲出的效果恐怕是unintended consequence;而家庭成員錯愕的表情,更合力把螢光制服職員塑造成怪誕的入侵者。有點外星人降落地球feel。

(2)
一男一女狗主在路上相遇,停下來寒暄問候。人有人講人話,狗有狗相互追逐,追著追著,又爭相嗅起彼此的性器來。兩名主人發現,立時扯開各自的狗,並同時作勢要打打︰做乜咁曳。

18世紀末的西方,家長們開始關注兒童的性,或曰兒童之不應有性,於是兒童的性被納入監視與規管範圍。

實在不太希望,有天從新聞報道員口中聽到︰塗了唇膏的鬥牛犬意圖強姦一隻沒塗唇膏的豬,由於後者奮力反抗,最終力保不失;而強姦不遂的鬥牛犬現被隔離觀察,獸醫心理專家將會對其進行評估,再決定如何處理。

(3)
雅虎香港熱門搜查有這麼一條。知識︰強姦的最高刑罰。

Saturday, September 6, 2008

公平之一種︰人餵雞激素,雞還人毒素



朋友傳來一封郵件,名為「肯德基是美國在中國的基因武器試驗場」,圖文並茂。稱肯德基廠的雞隻都是插著管子往內輸激素,另外還進行基因改造,於是在極短時間內暴長的雞,差不多每隻都有四、五個翅膀,三、四條腿。

關於這家炸雞店的種種劣行,也不是第一次聽聞,但也同時對於網上流傳的信息,不敢說一時盡信。卻也真有那麼巧,昨天剛好上梅村的網站,發現了一封一行禪師寫給肯德基CEO的信。信沒附日期,不過是放在了最新消息一欄。

再到網上查一下,發現這個blog,用的照片和我收到的其中一張應為同一系列,原來已是去年初的事。據這個網友解釋,激素使雞隻一毛不長,為的是節省拔雞毛的時間與成本。(另,我收到的郵件還附了幾條腿的雞的相片,但很噁心,還是不貼了)

吃的範疇,人類暴殄天物要多perverse有多perverse,印象中自己好像已寫得連自己都乏悶。阿媽在一旁慨嘆︰點解啲人要貪到咁?﹗

我不知道一個「貪」字,在龐大的跨國利益糾結之中,是否過於單薄乏力。不過,根據去年十月的明報,肯德基時薪16元遜外傭;查維基,則稱其香港區時薪為17元。當中差額,是維基把16.18元取個整數變成17元,還是今年加了0.12蚊,那就不得而知了。

其實,是否只是我「背」,這些大家一早都知。我也真的希望這類信息能像明星艷照那般備受關注、廣泛流傳。可是,為什麼拍私照的明星會被抵制,而殘虐生命、危害他人健康的集團卻繼續門庭若市。

Friday, September 5, 2008

轉載︰基督教保皇黨的誕生

(轉自心湖淬筆,以下為部份節錄)

……

這個姓蘇的著實聰明。事情固然不是他向傳媒辯稱的「純粹為候選人祈禱」,但也不是明目張膽的助選。整場講道裡面,他絕口不提「梁美芬」三字,只說(講道錄音41分47秒開始)

1. 教會內有三名會眾參與今屆立法會選舉;
2. 明白表示「我支持他們」;
3. 叫會眾善用手上選票作為「王牌」,選出「敬畏神」、「聖靈充滿」的基督徒做議員;
4. 三名參選會眾當中,唯一被蘇穎智具體講述其心路歷程、並譽為「有guts」的模範基督徒,是一個「因覺得與信仰有衝突,不願留任為同性戀者爭取權益之公職」的姊妹。

播 道會恩福堂那三個出來參選的,是陳茂波、何柏良、梁美芬,前兩者都是男的,惟獨梁美芬是「姊妹」。再者,民政事務局為籌備性傾向歧視條例立法,曾於 2005年初委任梁美芬為三人諮詢小組成員,這段經歷與上述講道內容吻合。暗示處處,蘇穎智在教會裡為梁美芬宣傳可謂昭然若揭,有沒有公開姓名已不重要。反過來說,正是如此苦心孤詣迴避公開姓名,設計種種暗示,證明蘇穎智此舉決非一時失言,而是計算過選舉條例漏洞之後的講話,存心發功助選。

既然機關算盡,追究蘇穎智犯法與否或許從一開始已失卻先機。真正應該追問的,是梁美芬是甚麼人,蘇穎智代表甚麼勢力,兩者苟合反映了怎樣的政教勾結。

(追讀全文)

Wednesday, September 3, 2008

明周副刊︰論盡涼薄都市


《明報周刊》Book B 2077期
封面故事︰論盡涼薄都市

這個專題值得一讀,副題羅列如下︰
  • 阿婆︰邊度有凳坐?
  • Hip Hop仔自白︰點解無地方跳舞?
  • 累了,除了花槽,我還有什麼選擇?
  • Homeless︰瞓街都唔得?
  • 政府帶頭趕絕露宿者?
  • 街頭賣藝人︰表演都有罪?
  • 旺角行人專用區岌岌可危
  • 其他城市又如何?
早前和朋友聊起香港越見凌厲的方方面面生活規管,其中一位外籍人士有點不以為然,稱英國早已是不准孩童爬樹、小孩子之間禁止分享食物等等。她說話時的態度帶點模稜兩可,我不知可是都市人對「進步」的「慣性」。

明周這期專題以一個英文mean字入題,想起這個字的歧義倒也有趣︰刻薄、卑鄙、平庸、平均值。說是歧,又好像條條大路通……嗯,當然不是羅馬。

拿著這個字把玩了一會兒,從於參差現實中沒有落腳處的平均值,一路到涼薄文化為現實之一種,當中是怎樣一條路徑?

來日有時間,一定寫寫。
*****************************************

還是意難平,把文中兩段抄出來。

(文︰張寶文)

Mean: 源於方便管理

曾為政府部門設計過部份建築物的註冊建築師吳永順,認為天水圍、將軍澳以至西九龍地區的城市規劃思維,源於發展商希望將地盤盡量弄大,務求賺取最大利益為大前提,但「算到盡」的壞處已逐漸顯現,因為市民生活改善的同時,原有的生活方式卻消失了。

例如從前的公園,小孩可以任意攀爬、踢西瓜波,沙灘可以玩飛碟、打琲球,但今天的公園不許踏單車、不許玩滑板、沙灘不准玩球類活動,長必有扶手,目的是不許人睡在椅上。他試過設計公園設施時,官員建議不要建水池,因為怕市民會遇溺;而新市鎮則不會種落葉樹,因為部門怕會淤塞坑渠,而且亦可毋需打掃而能保持街道清潔。

吳永順相信,這種思維源於方便管理,他舉例指赤柱海邊有一列撐著帳篷的鐵柱,上面便貼著近二十個不准攀爬的牌子︰「若果真的有人因攀爬受傷,政府可以說已警告了市民,方便卸責,但這亦形成了一個沒趣味的城市。」情形就像Hip-hop仔阿深想跳舞取樂,也被大趕特趕了。

Mean不只是政府,還有我們的文化。他歸咎香港人近年養成投訴文化,舉例如果有人橫越路邊欄杆而被汽車輾過,他或會投訴政府做的過路設施不足︰「問題是過馬路的人是否也要對車禍負上責任?現在市民太輕易將責任轉嫁在設計者或是政府部門身上,政府被投訴得怕了,索性樣樣都不准,這自由的消失究竟應歸咎誰呢?

再抄一段︰

0一年,康文署被指帶頭趕絕露宿者,原來管理文化中心的護衛員,會在每晚凌晨十二時起至清晨六時止,每隔一小時就拿著大聲公,向每一個睡在文化中心的露宿者提出以下警告︰「先生,這裏不准睡覺,請你坐起身。」

原來有市民投訴露宿者,為了清除這批眼中釘,康文署便向負責管理文化中心的護衛公司開刀,每發現一人露宿即罰款二百元,更派員拍攝露宿者照片作為徵收罰款的證據,單以00年計,保安公司便被罰款十萬元。最離譜是0六年康文署重蹈覆轍,結果吳衞東帶領一班露宿者遞信抗議,康文署才收手。

按︰做人真係好危險,隨時會發生意外仲會死添﹗如果冇得返去火星,就最好唔好出世,唔駛食,咁就最經濟,又唔駛屙,咁就又衛生又經濟,連管理都慳番。

Monday, September 1, 2008

西九選



無求甚麼 無尋甚麼
突破天地 但求夜深 奔波以後
不要望見你 (蚊子賤講亂盟)

落雨買鞋 好天買鞋
如果屋企冇電視
我諗,我唔會去買鞋 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