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November 13, 2008

酷物微鑑 (10) --- 居不可無竹

竹子作為一種人格喻意,是早已淡出我們的生活日常,充其量只是給鎖在封塵的書堆裏,必要時給「中心思想、人物性格」這類試題召喚一下。然而竹子作為一種實物,卻幾乎天天日日仍在我們眼皮子底下晃,連帶「不可居無竹」也生出一般新的解讀。

竹子如今告別了詩人、風月和酒,與工人和帆布打交道。從我家不同方向的窗戶看出去,無論把眼睛投向哪個方位,都必定能見到身上長出一個個藍白疙瘩的大樓。過去一兩年間,樓市可興旺了,每一賣一買,那頂大不過千來尺的格局裏就也來大興土木。於是一個個疙瘩就長了出來,以竹子為骨,以藍白帆布為皮。

我每日窗前讀書,眼睛最是管不住要往外闖。工人們身手都好,貓子一般躬一下身就從窗洞鑽出來,借一點花槽或下層窗簷的力,就打好丁字鐵然後開始搭棚。工人腰間綁一綑鐵線圈,或跨或坐於最先搭好的竹子上;他從腰間抽出一根根鐵線圈來捆扎竹子,動作利索又富節奏感。坐著時,雙腿懸空晃蕩,是個氣定神閒的編竹篾師;貓下身子時,又看著像插秧。才一個上午,棚架就給賦予了形狀。

可是……回過頭去問一個問題,為什麼置新家非得把屋裏屋外徹底翻新不可?我就親眼看見,對面一家明明新裝修了搬進去,住不到兩三年搬走,下個新戶主一來就又馬上把單位煎皮拆骨。如此這般,徹底裝修就是徹底去掉一個不知名他者的氣味,並烙上個人品味風格的印戳。或許裝修比押在銀行的屋契更能讓人踏實地感到「擁有」。

金融遇海嘯,大概將有一段日子---儘管可能很短---我都難以裝修震耳作為讀不進書的藉口了。竹子投閒置散,工人們就更要呼慘了。(刊明報2008.11.06)

(光是這個畫面中,就可見有四家在裝修,三戶屬同一座大樓。而我猜,那些人家公園裏載歌載舞的,再怎麼好氣量,大概也沒能耐唱個朝九晚五年中無休吧。)

6 comments:

MAle said...

I saw it! I saw it! I saw the flat that I used to live in my childhood!

Thanks to you! :)

熊一豆 said...

無敵海景呀那曾是

Gelming said...

講起無敵海景,我在港島東的老家以前都有呀,不過起左太古坊之後,就變左人地朝九晚X景囉.而家老父老媽就日日望住人地office.

熊一豆 said...

哇,突然睇返咁舊的文……

Gelming said...

無呀,悶悶地,見到題目吸引所以米睇睇囉.:)

順祝新年安康,學業進步!

熊一豆 said...

多謝﹗呢兩樣真係好緊要,唔安康就好難學業進步囉

我都一樣祝你同屋企人平安健康,開開心心﹗同埋加多一樣,祝你快啲"步履舒暢" (記得你好似提過足患一直未根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