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September 22, 2008

為何要容忍非零容忍


香港明天將刊憲,把三聚氰胺列為有害物質,日後若於食品中驗出此物質,其製造商將被檢控。

不過,大家必須留意,條例並非訂明對食物中三聚氰胺含量作零容忍,而是不可超標。那個標準,根據外國數據釐定。

所以,大家必須明白,我們過去並非沒有攝取過三聚氰胺,日後亦會繼續攝取,只是攝取量不足以在極短時間內使食用者患腎結石而已。

早上聽電台節目,一位聽眾致電烽煙,稱是蒙牛的粉絲,每天必喝,買起來是一箱箱地買。結果五年內二患腎結石,之前絕沒想過其病患極可能與喝奶有關。

為什麼不可能零容忍呢?嗯,哦哦,嗯嗯,因為生產過程中無可避免。土地要施化肥,農地要灑殺蟲劑,牛在有三聚氰胺的土地上活動、吃帶三聚氰胺的飼料,嗯嗯哦哦,還有生產過程涉及的其他物料如器皿、包裝等,也會把所含的三聚氰胺「飄移」至食物----食物安全中心助理署長陳漢儀的確用了「飄移」這個技術字眼,令人印象深刻。

一句到尾,我們進食三聚氰胺是食物鏈的一環,無可避免的,總之,唔係即食即死就已經算係安全。

愛吃奶製品以及不愛吃奶製品的朋友(沒有太大區別,當一個叮噹紅豆餅和喳咋都其實包含奶製品),那麼到底我們過去在慢性進食什麼呢?

維基是這樣解釋的︰

三聚氰胺(化學式:C3H6N6),俗稱密胺、蛋白精,IUPAC命名為「1,3,5-三氨基-2,4,6-三嗪」,是一種三嗪類含氮雜環有機化合物,被用作化工原料。它是白色單斜晶體,幾乎無味,微溶於水(3.1g/L常溫),可溶於甲醇、甲醛、乙酸、熱乙二醇、甘油、吡啶等,具毒性,不可用於食品加工或食品添加物。

這裏我們再次遭遇各種說法的裂縫。

在化學的領域,言正辭嚴警告此物質的毒性,不得入口;但於現實運作中,儘管直接添加是不獲准許的,但卻接受其「飄移」。(令人想起古裝劇皇上經常彰顯寬容的例句︰不知者不罪)

當然,不只是三聚氰胺,其他什麼孔雀石綠、蘇丹紅等,應該都是不超標就算,概非絕對禁止的。

長期、慢性食用不超標的以上各種化學物質,又會導致什麼後果呢?
那不叫後果,那叫慢性病,或絕症。貴客自理,自求多福。

為什麼不能要求零容忍呢?為什麼不能以人的健康為基點呢?為什麼不能從而要求每一個生產環節都以此為目標進行整頓呢?為什麼?

「外國都係咁」。實在是一個太正確太就手太笑中有淚太中國人的答案。

神五神六如今神七都快飛天了,連那個百年奧運夢都反天覆地地圓了;卻是,怎麼最本份的安身立命倒反而比登天更難了呢。

面子比肚子重要,固然是,也當然由於面子逞的是一時之強,而肚子的事則求運勁要細水長流。當然更重要是,要人放棄慣取利益,確是比太空漫步還難。

哪天國人大喊要圓個「身心健康平衡」夢、超英趕美地對食物含毒量要求零容忍,我也必以國為傲。

不過發夢前,還是先呼籲國人︰戒奶吧。
***********************************************

毒物不超標的食品生產商,合該從利潤撥出部份作醫療基金。醫療融資,該先融他們吧。

9 comments:

精氣神 said...

呢篇好有共嗚,再次證明正苦高層是庫房米缸中的大老鼠。

想起早前看過的一篇,在此分享。
http://bhkr.mysinablog.com/index.php?op=ViewArticle&articleId=839142

塞米一條揚陸轟炸機 said...

>毒物不超標的食品生產商,合該從利潤撥出部份作醫療基金。醫療融資,該先融他們吧。

呢個point好中~

paulymh said...

對科學人來說,這是沒辦法的事,因為以中國人濫用代學品的情況來看,極少量的微量環境污染根本很難完全避免,所以要零容忍的話,有可能個個都犯法(雖然這種化學品的的機會比較低),而蓄意添加的話,水平會明顯地高,一定會超標,所以不做零容忍是技術上的問題,而非其他問題。
科學人就是不懂或不能用簡單的句子來說明複雜的事的了。

熊一豆 said...

精氣神,謝文章﹗

老醫師所言甚是。唉。

熊一豆 said...

paulymh誤會了,我並非不能明白非零容忍的原因和邏輯。

不過,我要質疑的正是那被你稱為"技術問題"的問題,其背後隱含的價值取向。

我當然明白即使真要做到零容忍,亦非一朝一夕之事。但關鍵是,以何種態度面對這個"問題",本身就是一種價值判斷,亦因而開出不同的面對問題的方向與方法。

現在的非零容忍只不過是對濫用化學物質的容忍吧---容忍把控制成本的原則凌駕健康。若願意把零容忍視為目標與原則-----

我的意思是,連上太空這麼異想天開的事都且能實現了。

科學問題也好技術問題也好,到頭來是文化(價值)問題。

Julian said...

加點注腳。剛在丘延亮那邊看到有人指出,那些放在奶粉裡的三聚氰氨連工業原料也算不上,而是連做工業原料也不合格的工業廢品。因為純三聚氰氨市價比大豆蛋白還貴,要做假的話惟有買賤價廢渣才化算。

那些廢渣裡有三成是雜質,雜質裡大不乏山埃。難怪死得人多。

再引申下去,單純規管三聚氰氨,不但難以回應生態的複雜,甚至未必能夠回應社會的複雜。

熊一豆 said...

可怕,連三聚氰胺都不是"真"的
再引申下去,真是不敢引申

精氣神 said...

食物及衞生局宣稱吃三粒以上的熊仔餅才會超標,鄭經翰要求周一嶽食一粒以釋公眾疑慮,周一嶽猶豫許久都不肯吃,最後把熊仔餅偷偷放入西裝袋內。

2008-10-01東方日報 - 拒食熊仔餅 周一嶽怕死

http://news.sina.com.hk/cgi-bin/nw/show.cgi/2/1/1/890754/1.html

Walk his talk?
Not for a dog.

熊一豆 said...

嗯,那一集我在ATV看的,大班都係明擺佢上枱嫁喇,正所謂佢食又死唔食又死。不過,對於被問到如果各種食物都有進食咁又點計呢個問題,周的答案令我非常費解,什麼進食的公斤增加、以平均計其實仍是後低之類。

10月4日晚無線節目(新聞透視?)又講到,最近同奶販攞咗隻蛋白粉,又係添加劑,今次全無三聚氰胺,但無聽清楚又係什麼新化學搞作。

其實,真係好想聽吓落嘢果啲人現身說法,講吓佢地到底點諗。畢竟,肯定不只奶業的人才會特別壞吧,其他各行各業也並非不見端(前者不計,如最近的皮沙發、皮鞋),只是未暴大鑊而已。於是那就並非一小撮人的道德淪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