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December 23, 2008

莫問

棉花廠上下懇求葉師傅留下教導武功,一句︰有你在,我們做起事來都醒神啲﹗(類似)

頓時有一些什麼變得清晰明瞭。

自葉問跑到日本人的地盤以一比十挑戰之,連番揮拳擊落白色柔道袍下的肉軀,我就開始流淚,然後幾乎哭濕整個下半場。一邊哭又一邊暗罵發神經,竟然是看功夫片看得這般淚流滿臉,全面擊倒一眾文藝大悲劇(上次海角也不過是熱淚盈眶而已)。

又心知肚明和什麼民族大義全無關係。只不過累積多少情緒,又一時與出拳者境意相通了,自是灑落而下。那跟Ong Bak是全然相反的情緒,單是預告片就看得人異常恐怖,拳頭與眼神都只有仇恨並意在激起更多暴力仇恨。缺的正是那非不得已而為之,又明知不可為而為之的難。有此為難,才有克己復禮,才生出以柔制剛吧,我想是。

而棉花廠那句話,即一下反向道明了那滿腔的烏蘇(吳語,胡蘭成用「霧數」二字,但應該並非俗成寫法,故寧自另選二字),乃一個最壞的時代上無明君的原禍。

之所以生出英明領袖的期盼,乃泛泛大眾(如我),難免個人修養不足,才蓄起一丁點兒能量,就往往快速在日常煩瑣中消耗殆盡;連形貌都萎靡不振,要不落入犬儒無情,要不見於暴戾浮誇。

既然做不到不假外求,一個強大不息的正能量源頭,才自有了它的迫切需要。其實也不一定要借於葉問,奧巴馬也就是這個意思。自然、人事皆有周期,所謂一元復始,人心才有個盼頭,否則天地禍福只一味直線前進,還叫人怎麼個活法。

而回過頭來,我們就是久久盼不來也出不了那麼一個「只要他她站在那裏,大家就自然清明起來,做起事來都自會多帶點勁兒」的人,以及打那兒來的一種開創新局面的時代朝氣。

胡蘭成在不同的篇章,都提及張愛玲甚喜申曲的「文官執筆安天下,武官上馬定乾坤」。我們此番卻是從上而下,人人皆不知自身何位,更不知該當何事,唯唯諾諾甚至不是「做好呢份工」,而只求「保住我份工」。有時見著上樑不正底下營役著的孱弱個體,也只感難過。常識早已淪喪,每需當機斷事,孱弱個體除求索於指引此一「保命丹」之外,就只剩茄哩啡被盤問「茄蛋粄加底幾錢」時的陷於混亂。

本來這個星期有一篇稿是打算溫故知新,說說梁普智的《跳灰》(1976)。現在稿子不必寫,我也懶得翻看細節。但數年前首次看此舊片,即被當中的戾氣深深震住,片中差佬辦案,根本無所謂正義,印象中,所謂的「正邪」之鬥,不過是「望咩望」、「咩呀,唔望得呀」這種虛無的爛仔戾氣。卅多年後,香港特區警察竟然可以安坐警署連番強姦往報案的婦女,而更淪落者,竟然是事後社會彷彿像是處之慣然,傳媒很快就將之淡忘,而警方高層,又何曾就事態之嚴重出來道過半個歉、說過半句像樣的人話?

2008年的香港,都已潰爛至什麼世道。

回到《葉問》,電影裏的葉問最後憑其凜然正氣喚起了眾人的熱血良知,在葉遭暗算受傷倒地後,眾力即一發不可收拾,衝破日軍的防線、奮起對抗。這種因情緒上的相連相通而激發起的勇氣與力量,過去這幾年在香港也為一小群人深深體會了,不過最後,遭逢的又是什麼?請看這裏。

齊天大聖一朝離了花果山,留下的那一眾方寸盡失,怎不教各方妖魔欺負,且欺人自欺。又何況,敢問此地,從來都沒有齊天大聖,都不過是牛魔王暫來代莊。

而更更更更糟糕的應該是,你若說這個遊戲不好玩俺不玩了,回鄉下種豆子去,卻只怕是早已剷平那了南山,徒對南庭帝苑的牆根空悲切而已。

********************************
耶誕日更新︰

爭普選遊行衝突 馮炳德再判襲警罪成


【明報專訊】曾因保衛皇后碼頭而被判襲警罪成入獄兩個月的馮炳德,今年1月參與民陣爭取雙普選遊行時,被指以手辳撞向警員令他跌倒,再次被控襲警罪,馮經審訊後昨被裁定罪成,裁判官相信馮不滿警方收窄遊行路線而犯案,又指辯方證人與被告有相同政治觀點,下令將馮收押候。馮要在獄中度過聖誕。

裁判官把馮炳德(43歲)還押至明年1月7日,等待其背景報告,民陣孔令瑜在庭外表示會協助馮上訴。

辯方﹕為社會爭利益 無使用嚴重暴力

馮炳德被裁定罪成還押後,其支持者均感錯愕,部分人更為他落淚。辯方律師求情指出,發生於示威遊行的襲警案,與一般襲警刑事案不同,被告為社會爭取利益,並非使用嚴重暴力,事主亦沒有受到嚴重傷害。他又指被告正就皇后碼頭襲警案上訴,明年初上訴庭會處理其案件。

民間人權陣線孔令瑜在庭外不忿地說,馮當日只是普通市民身分參與遊行,並非組織者,又指警方當日多番挑釁。她又說,警方可對他們拳打腳踢,但當他們有所反抗便是襲警,她不滿警方以較嚴重的襲警罪控告馮。

裁判官林鉅溥裁決指出,辯方證人與被告有相同的政觀點,辯方雖指警員誣告,又指事主沒向醫生投訴被襲,而醫生報告也沒有指出事主被襲擊的地方有傷;惟林官指醫生並非調查人員,故無必要追問;而辯方針對案發繁瑣細節乃雞蛋裏挑骨頭。林官又認為,事主沒有必要弄痛自己,其他警員也看見被告以手辳撞向事主,他們並無誣告被告的動機,故有理由相信被告因憎恨警方收窄遊行路線而犯案。

控方案情指出,被告於今年1月13日參與民陣舉行爭取2012年雙普選遊行期間,於軒尼詩道官立小學門外以右手辳撞向警員李國柱的左胸,令他後退幾步並跌倒地上,其後他感到腰部疼痛。

4 comments:

Male said...

Merry Christmas to you! Happy holidays!

熊一豆 said...

Thanks male, and just wish there can be peace on earth

Gelming said...

如果法官的政治觀點與"官方"相同呢?

小西 said...

葉問的蒼茫

http://angelland.negimaki.com/blog/?p=7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