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April 23, 2009

廣而告之︰我們的書出版了﹗《也是香港人─七字頭的新移民誌》


《也是香港人─七字頭的新移民誌》
作者(出場序)︰梁以文、郭儉、趙寧志、黃思存、金曄路、陳美紅、張為群
編輯︰鄭依依
設計︰ahko
出版社︰進一步

把書握在手裏的時候,一時還反應不過來,心平靜得出奇,卻又很是實在。那麼些屬於我屬於你屬於我們的夢吧感傷吧悵惘吧失落的笑容吧,幾乎都以為虛幻了,又終於化作物質,被定形封存,可以牢牢抓在手裏。感覺很是詭異。一切創造,蓋皆如此。然而,把書從頭再讀一遍之後,我卻再難發一言語,向人述說,這是一本怎樣的書。

那麼,就把別人(還有曾經的自己)讀過了我們的故事後的再創作,轉貼在這裏,既作自照,也折射向更寬廣的輻度 ─ the readers to be。

扉頁上的介紹是這麼說的︰

「七位作者,七百萬人

回首1970及1980年代,香港『最繁榮安定時』,當時仍是少年的七位作者,隨家人從內地移居香港,由『大陸同胞』,漸漸取得永久居留的身分,變成『香港人』,經過『6‧4』、經過97,她/他們保留了對內地文化的感情,獲得了與故鄉有別的視覺與視野,如今,繼續在香港,在內地,在外國,帶著一段曾為『新移民』的生命歷程,於七百萬香港人口中,思索個人與社會。」

在序言裏,我讀到了谷淑美老師學術文章以外的筆觸︰

「在七篇文章裡,每一位作者都以最銳利的筆觸敲打著多年來在內心深處所積壓的默然與噪動。默然,那是因為他們未敢發聲、亦未能發聲;噪動,則是因為邊緣的位置賦予了他們透悟社會權力最敏銳的觸覺。在他們第一身的敘述裡,移民不再是一堆數字、一個符號,或新聞標題下的特寫人物;他們是說故事的主體,在文字間能讓我們聽到無聲背後最響亮的呼喊。」

差不多一年前,我把七篇故事讀完後寫的前言,裏面有這麼一段︰

「從這般時代差異中回過頭去看我們這一代人,又彷彿不得不承認時際的幸運。我們來港時,香港尚未進入所謂的知識型經濟,而大企業的壟斷亦未如現下這般嚴重,父母輩要不是趕上了香港製造業勞力需求的末班車,就是憑自己的能力開創生存空間。因而家計即使艱苦,也不至於像千禧年前後才來港的移民家庭那樣,時常活在失業的陰影與巨大經濟壓力之下,並且於黑暗中似難盼見個盡頭。在我們的經歷中,憑努力逐步改善生活並非全然只是意識形態---儘管那「改善」的定義與幅度仍頗堪斟酌。就譬如,從另一方面去理解,那「相對穩定」的家庭收入與「逐步改善」的經濟生活往往是以父母日以繼夜、沒有星期天的不懈工作為基礎的。因此,當我們的父母輩終於從生產線上退下來時,他她們抬頭所見的香港,幾乎仍是一座陌生的城市,彷彿才剛抵埗未久。

故此這本書,在我們很個人的故事裏,其實也是在一盡筆下綿力,寫我們的父母,寫他她們那一輩移民的無聲艱辛;寫城寫人,寫城與人的相互交織開展套牢,於是,也就是在重新建立彼此關係。」

而最後,阿高設計的封面,是一記迎面而來的回應。想是圖像比文字更來得直接。「I Love HK」是一句最粗淺空洞的表白話語,卻也最常見,晃於遊客的胸前,也出自移民公司電視廣告的小女孩之口。一如14K T-shirt,「I Love HK」說起來一臉認真,卻是誰也不會當真。可是,將之處理成如同電腦關機前的漸變褪色---心不再紅、字不再正、背景皺巴巴髒兮兮的,卻一下把那原有的浮誇嘻哈僵在那裏,愛與不愛,笑也不是不笑也不是。但又並非意義分明的反諷,否則,就又成了絕對,變為另一端意義上的自我消弭。就是在那意義尚未著陸的「I Love HK」裏,跌踫擺蕩,替本書以圖像下了一個註腳。

我還要再說什麼呢?

我和六位朋友一起寫下了我們的移民故事,書出版了,請看吧﹗

******************************
作者之一、向來謙厚的思存,也介紹了本書,還放了上豆瓣。必須承認,我是很懶的,豆瓣少去,plurk/twitter不玩。

19 comments:

Gelming said...

支持!(我屋企真係書本為患喇,點算!)

熊一豆 said...

嘻,我只會說,在書海長大的小B是幸運的

多謝你先﹗書五月頭會發到街上,即係一個多星期後。

TranceLove said...

期待期待。

熊一豆 said...

喂,這麼久,你一整個兒地消失到哪裏去了

TranceLove said...

都在瞎忙嘛...

Male said...

I'll go to MK to get one as soon as I can. Congrats and well done. Will take this book seriously.

熊一豆 said...

神秘的Male,怎麼說呢,so nice of you

Ronald@Yr 1 said...

無獨有偶,一本講述新來港婦女的訪談故事集又在前天出世,書名叫《同根‧同天空──遇上新來港婦女》。書本收錄了一群預科生及大學生與15位新來港婦女相遇的故事。這些接觸與對話不只是一場客觀中立的訪問報導,更是兩個生活世界的體驗與互動。透過與婦女一起閒談、用膳、社區慢步、接受社會服務,甚至參與社會行動,學生們對「新來港婦女」有了新的認識。此外,書中也特別附上1位新來港婦女的自白,讓故事集呈現的景象更為立體。

如果你有興趣,歡迎聯絡小弟,小弟也是其中一位小編輯。我叫Ronald,電郵是ronaldyick@gmail.com。

YASU said...

今天在樂文發現妳/你們的書上市了。我二話不說,就買了!

好想跟妳說,我太喜歡妳這個朋友了。

K.

熊一豆 said...

K,真的是你嗎?﹗

單為的「二話不說」,就要躬身言謝了﹗

KawaiSam said...

親愛的一粒紅豆,作為八字頭的新移民的我,will definitely support it politically and personally! ;-))

Congrats!

熊一豆 said...

啊,原來你也是移民
哇,politically and personally,厲害﹗Thank you dear Sam﹗

rhyme said...

恭喜恭喜!强烈期待……

熊一豆 said...

rhyme,謝謝 :)

Male said...

神秘? No.....No......

"so nice.....?" Yes, I'm a nice guy.

Gelming said...

禮拜六賣了你們的書,平常禮拜六晚不開收音機,可那晚 心情欠佳,開收音機聽到你門幾位接受訪問呢.真的好開心可以聽到你的'真聲'.

看作者介紹,原來除了'認識'你和tale兄外,也發現有一面之緣的舊同事阿Red.哈世界真細小.

熊一豆 said...

哈哈哈,Gelming你真好,在那邊幫我們「賣」書哩﹗

節目比較短,大家才剛warm up,就結束了。好,等我話俾Red知。

希望下次能聽到你對我們故事的意見 :)

Gelming said...

哎呀,又打錯字俾你捉到添.

熊一豆 said...

嘿嘿,玩笑而已 :p
你是打錯字,我卻是所向無敵的白字小姐,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