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une 30, 2008

「我(們)」的不忍

那些婆婆知道攝製隊在做什麼嗎?知道她們解開於鏡頭前的小腳將被如何閱讀嗎?

從鏡頭所見,她們都該是隆重其事地全部換上了新衣、新鞋,要把最好的獻於世人前,也當然包括她們對自己的最大驕傲、最大認同吧。

不是要否定什麼,只是可惜,那個以比照得來的「現代女性享有選擇權之幸福」的敘事角度,也一如既往的單向度。厚道一點說,「我」總以為自己在做正確的事。

或只能想,在有足繭厚度的錯摸下,她們不可能與「我」的閱讀理解接軌。於是,縱有不忍,也只是「我()」的。

可是,她們至今的堅持不正好與敘事者的「單向受害者」視點走著雙軌嗎?卻彷彿可以集體催眠視而不見,把一句句「畸形」、「變態」擲向中間的隙---反正蓋不會出現第二層意義上的受害者。

本來,只是想看看馮程程。

5 comments:

Male said...

Well....part of the nation's history!!! Watched the program but can't leave a word here!!!

熊一豆 said...

噯,我卻總是多嘴

Male said...

"港研立法准對學生測毒?" Is that what Hong Kong people run Hong Kong means? The atmosphere in Hong Kong is rapidly changing!!!

11:44 PM? ;)

熊一豆 said...

哇,好邪
第三次唔通係你特登夾時間~~

Male said...

"第三次唔通係你特登夾時間~~"

Oui! ;)

@ ___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