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February 2, 2009

新年流流


過年的那兩天,算是最冷,我就高興了,只可惜如今不食寒,否則定要迎著寒風咬上一口冰淇淋。後來天灰灰,就從太子一直徒步到尖咀,一面走一面看人。花墟附近,三三兩兩總有人手上舉了幾枝梅花或銀柳,肩上扛一棵桃花的也有,但是少。看著買年花的人,我也沾染淡淡一絲喜氣,覺著了過年的好。人們的節奏不比平日的快,臉上肌肉神經也都少了崩緊,大家一起走著一起過馬路,我也一樣走著,忽然又來了淡淡的傷感。那喜氣太卑微了。

想起有一次,也是走在街上,驀一抬頭,前面一個胖師奶在ATM機上操作著。穿一件灰色帶帽衛衣,就是北河街二三十塊有交易的那種,把身上的肉一圈圈裹得很緊,搭拉在背上的帽子朝外印上那個大大的哈囉貓頭。貓頭明明無咀,卻覺得是在笑。一下子就覺得很是難過。

數百萬人的城市,又到底能生出多少種慾望?

過農曆年,就像哪個競技賽中,裁判吹一下哨子做一下手勢,大家終於得了一個暫停。那張無血色的皮,也正好蛻下來,拿去曬曬---如果剛好有太陽的話。

***********************************************
青少年真的很可憐。因為現代教育制度是非人的。因為有樣東西叫「中學生不得談戀愛」,還有要人宣誓的「反對婚前性行為」,其他的,更提也休要提了。但偏偏人的肉身才不管你什麼現代制度的邊界線,她自有隱藏的密碼,時候到了就來花開花謝。就生理而言,十四、五歲,最遲十六、七吧,少男少女就發育好了,性慾也來了。然後有人告訴他她們那叫罪,你身體裏頭來了感覺那叫罪,你腦子裏頭再去想多幾想,那叫思想犯罪。而發動這麼一場身體與意志的決裂戰,是因為,你仲未讀完書。

從功能一點的角度去看,那是出於生存的需要,即在交配、生育前,必先學會求生技能/本領。誰個早就說過了,在哺乳類動物中,只有人類的學習期是最長的,所以要待十多歲身體才發育。不過現在,更要把學習期延長至身體發育之後。但更重要的問題是,現在中學小學教的那些,與求生(搵食)其實又有什麼關係?不是經常聽說,連最基本的語言(英文也好中文也好)都沒能教好嗎?不然,還要那麼多在職培訓幹嗎?「終身學習」這幾個字此時此地說來,該是可比那昔日的禮教吃人不見血。

那麼,白白耗上最青春、最精力旺盛的年歲,去做日後全無用處的習題、做past papers、貼題目,到底是在幹什麼鳥事呢?

篩豆子。

換句話說,現代教育制度,是一整套的禁慾制度,而在過程中,再以最精細、最繁複、最煞有介事但超無聊的技術,進行漫長的淘汰賽。把豆子分了等級之後,在每一個分層,真正的競技才正式開始。

古(男)人讀書也是淘汰賽也很慘,一部《儒林外史》就看得人背脊發涼,可是還不至於說考取功名前不准戀愛不准有性;相反,還往往先給娶了媳婦說是好安心讀書。至於娶了老婆再又勾引出多少畫魂、狐精的故事,那就是替發涼的脊樑骨旁添一筆溫柔撫慰了。

再怎麼說,也不必扯那麼遠,就上世紀六、七十年代吧,也沒必要一定往正規教育制度裏栽,十來歲就去跟個師傅學一門手藝,也能養活一家子了。可現在不成。先不去上學就是犯法,而手藝活兒又都絕了,工廠也倒了。有時候遇見一些學生,也真是可憐,明明真的對思考一點興趣都沒有,也迫著要在教室裏假正經。

(打個岔,只有餓極了不讓吃的,才會特神經,好比那從荒災裏過來的棋王,才會想到要把夾縫裏的乾飯粒也拍出來放口裏咀嚼;如今禽流感厲害,奉勸那些個,還是不要成日假念著養鴨子。)

***********************************************
如果慾望本是流動的話,那麼現代的慾望,就是燒融了的蠟,一潑出去,頃刻就凝住了。這該是當世的死穴。

這麼說吧,地球上的各種物質、各類元素,自盤古以來,應該說來都沒怎麼增加也沒怎麼減少。一整個都是個「變」的故事。水蒸氣到水到冰,是變的故事;光合作用也是變的故事。這些故事被套在自然科學的科目語彙中難免見著點乏,那麼,要精采的,有老孫的七十二變。而各類所謂破壞環境的化學品,也是「變」的結果,只是,變到了它們,就成了終點站;在此,應該沒有必要再去引述塑料袋、發泡膠、電池等物需要多長時間才能decompose的驚人數據。從某種意義來說,硬膠是在向生死定律宣戰。

簡言之,現代慾望,是那個會點金術的國王的手指。「金子金子,我愛金子」,手指往哪兒一點,就都成了金子,也都凝住了。地球不會「變」了,也就沒戲了。

粵語有時真的很絕核,謂做了那麼多年的人仍凡事偏執強求,叫做「都唔化」。唔化,真的很可怕。

*****************************************
年裏一天乘巴士,從終點站又終點站,來來回回,那路路通不看不看還是多少看了,有一位女士的新年賀詞倒是挺受用的︰心安即平安,用心而不勞心。

就這樣吧。開工。

13 comments:

ahsun said...

祝平安。
俾心機。
晨:﹣)

Male said...

立春 祝好!!!

:)

黑面鴨 said...

慾望流動

=)

我決定暗戀你

熊一豆 said...

thanks sun and male!

對哦,立春,牛終於登場,變變變變革來了

黑面鴨像是復仇的

復仇鴨 said...

熊影鹽醃
風乾下酒

Perennial_Loser said...

現代教育,都唔係完全禁慾嘅...不過係教大家化性慾為物慾啫。君不見呢排金融海嘯,聽聞歐美啲紅毛性生活反而多咗?搞嘢唔會促進消費/生產(性伴唔一定要媾/追咁高消費,可以用好少錢買都得),建制當然要打壓啦...

KawaiSam said...

Hey HOB, 你說的"白白耗上最青春、最精力旺盛的年歲,去做日後全無用處的習題、做past papers、貼題目,到底是在幹什麼鳥事呢?"正好說中我對在過去的紙張上浪蕩的青葱歲月的悔惱. 還好, 那時的我還未完全領會"擇善固執"之現代寓意, 所以還是一頭鑽進書本從頭到尾一字一句讀了一遍, 信奉把書讀好至上,試考得好是錦上添花,考不好知識還在腦袋. 結果ALEVEL肥了,不過因為腦袋裡的知識還在,足以支以能量讓我在學習的路上跑到現在. 哈...有感而發, 見笑了.

Ooops 我是文嘉慧, 去年在嶺南的一門印度老師的課上認識你. ;-)

熊一豆 said...

Perennial_Loser,一切皆以促進消費/生產為本的大雪球仍在繼續滾下去哩,此謂之拯救全球於金融海嘯。

熊一豆 said...

Sam,你好﹗

在僵化制度中,你仍能有所得著,自是可喜。其實背誦是很好的學習方法,好的文章,無論中英文,(特別年幼時)背記入心了,日後可以是受用無窮的。對,現在教育裏頭的投機性質,才最令人感冒。

謝謝到訪﹗說起來,真懷念那年修讀MCS的課(已是前年了),雖只短短一學期,但與諸位同學一起上許寶、印度老師的課,實乃一大樂事﹗

KawaiSam said...

Hey HOB, it's seems there is something very sweet going on.....HEHEE ;-))

Yea. Many of teachers from Lingnan are really inspiring. PK is one of the most on top of this pirority. Then Vinod's session was just stricking, that moved me not only emotionally, also seriously in considering Environmental issue as the main focus in the rest of my academic life.

would you come again for Lingnan's class? this term we have this visiting teacher from Beijing, who is amazingly and just extraordinarily inspiring!!!

熊一豆 said...

哎,應該沒有時間再去聽課了,嘻,不過也好奇,那位北京來的老師是誰?

Enjoy your class!

KawaiSam said...

戴錦華老師是也! 也許你對她不陌生, 然而這是我第一次上她的課, 甚是震撼. 難得國內有這麼一個有先知之明, 洞察力如此強的學者(我想肯定還有別的,溫鐵軍應該是另一人, 只是我孤陋寡聞今天才認識戴老師)上完她的課,激動不己, 久久不能平後被鼓舞的心.

熊一豆 said...

原來是戴老師﹗我一直都想去聽她的課,只可惜每次都因著這樣那樣的事而錯過,實在緣慳。

羡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