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anuary 15, 2009

一周營養︰哇靠

最近「道德佬」彷彿無處不在,電視、收音機,總看見他們那副尊容、聽見他們的咄咄逼人。那個什麼傳道,和商台黃永往還才不過三兩會合,就馬上變身當年洪先生那般的潮州怒漢,只差沒說出那句「一隻手指就可以捽捽捽捽捽死你地班友」。開口閉口,「道德佬」的「內涵」好比舊時夜香婆日日探身的那座塔。哎唷,那幾張嘴可真是又臭又髒,思想之惡毒,讓人簡直要造作地去學許由洗耳。怪不得仁愛經他們口裏吐出來,都成了大毒物;更怪不得,由他們當牧羊人,羊兒都成了狼---專咬不像狼的羊。

假如「道德佬」必下地獄的話,那我就從此立志,做個好人。

不過,有些老男人可以很好玩的。222期《城市畫報》做了一個二十八頁的陳昇專題。好好玩的,且把其中一兩段抄出來,營養營養。

**************************************************
同行追問老陳昇
張楚︰你自認為音樂裏最美的地方在哪裏?最近我總在思考,除了創作力和力量,音樂裏最簡單和本源的部份是什麼。

陳昇︰你幹嘛管我音樂?﹗我從來都不管我的音樂美不美啊,你幹嘛管我音樂啊?﹗這個就像你去問一個鼓手︰「為什麼你鼓打那麼快?」快一點慢一點,人家自己這樣打就好啦,關你什麼事?所以我永遠都不會告訴你答案。
張楚好像有另外一種憂慮,我應該給張楚黃春明的一句話。我那個時候才做了兩張唱片,然後很憂慮,覺得自己一直在做,但是永遠做不出東西來,下筆也下不了,說話也很小心。黃春明就跟我說︰「我知道你在憂慮些什麼,你先管有沒有做好不好?不要管你做得好不好。」如果你做得夠多的話,人家就會告訴你做得好不好,鳥都沒怎麼做,人家怎樣告訴你好不好﹗

(他有好幾處對答都好像言之鑿鑿地答偏了題,但其實想想,又該是很有針對性地跳了一步地兜攏來。)

樂評人專訪
張曉舟︰上次我去台灣,去了林生祥家,像交工樂隊那樣的草根社會抗議活動,你參與得多嗎?

陳昇︰我不知道多少的定義,但我們覺得滿有趣的。比如說林生祥他們吧,美濃要建一個水庫,我們去美濃把它推翻,水庫終究沒蓋。後來夏鑄九教授(編者注︰夏鑄九,時任台灣大學城鄉研究所所長)找我們,說瀉湖幾百甲的地地,那裏有三百隻黑面琵鷺,全世界大概只有五百隻的一種鳥,它們每年從朝鮮的某個島飛到台灣,在七股瀉湖裏休息,然後再飛回去。李登輝政府決定要在瀉湖裏填海蓋化工廠。大家都認為,應該把土地還給海,不能幹其他任何事情。

張曉舟︰好像本來你也想不太明白這件事,但是有一天,你面對海邊的那片碧藍哭了。

陳昇︰是因為李登輝在電視上說了一句話,「死幾隻鳥有什麼關係啊?」幹你的﹗鳥也有父母啊,那三百多隻鳥沒有地方可以去,就鐵定掛了,這個鳥未必會滅種,只是環保牽一髮動全身,那樣整個生態都完蛋了。我帶了一票藝術家朋友們,進駐俫鹽田,來來去去混了大概一年,最後我們弄了一個超大型的演唱會(編者注︰2000年舉辦『保護黑面琵鷺「黑面鴨要報仇」演唱會』),我們把澳洲進口的一整船的鹽巴堆成山,我們在山上面蓋舞台,唱了一整晚。我光腳站在上面,隔天腳全都被鹽醃了,我們的音響、樂器也全部掛掉了。

最後再抄一句︰「我覺得自己比較像朋克,只是懶於造型而已。」
******************************************************************
在香港,也不是能夠閒著了的。

為配合廣深高速鐵路的香港段,特區政府擬興建一條長約十六公里的地下鐵路隧道,該隧道將穿過城門郊野公園、大帽山效野公園及大欖郊野公園;另一條長八公里的地下鐵路隧道,則會貫穿林村郊野公園及米埔。

此工程除了會對新界西的生態環境造成嚴重破壞,同時亦會摧毀好些有機農田。反對此項工程,必須於1月29日前向運輸及房屋局提出書面意見。

3 comments:

ray said...

這裏城市畫報陳昇專訪完整無刪版
http://blog.roodo.com/pbear6150/archives
/7954601.html

滿精彩的

熊一豆 said...

大謝﹗
還真是哇靠,竟刪了三千字耶~~
不過,佢若屬傳說中的台獨,城市畫報都算夠薑

看了刪掉的段落,還真夠精采的

Dead Cat said...

「黑面鴨要報仇」好中意呢個名!